莲酒酒酱

藕生艰难

【叶韩】没名字的。

诈尸,
烂爆,
短小,
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

五、
还是这个熟悉的配方。

熟悉得让韩文清想打人。

好好地来一场为什么比西天取经还难!

虽然对这几个酒鬼深感不满,碍于职业选手的公众形象,韩文清并没有动手,高冷地转过脸以防被认出来。

然而接下来韩文清发现,自己没打人实在是太给他们面子了。

“哟,叶哥怎么在这种地方当网管?”

听着这语气就知道是谁。

叶修抬起头,点了根烟慢悠悠地抽了一口,媚眼如丝(?)地把二手烟喷了他们一脸,“哟,皓哥输了比赛还这么有兴致?”

怼人技能MAX

刘皓多少喝了点酒,虽然还不至于大醉,但也算不上清醒。被叶修这么一说,顿时心头火起,声音也提高了几分:“叶秋,你闭嘴!”

“所以你们是来闹事的吗?”韩文清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把刘皓满肚子的气都瞪了回去。

“诶诶,韩姐啊,你淡定点。为了这么点小事动手可就不值得了。”说着,叶修指了指墙上的那几行字,“喏,你们看呐,这里不接待酗酒顾客,那你非要来,就是你的不对了,是吧?”

真是听了想打人。

叶修气死人的本事的确厉害,再加之刘皓也并不想在这里闹出什么事,几人僵持了片刻,在陈夜辉那三人的劝说之下,也只好不甘地离开了。

“就这么让他们走了?”韩文清看着叶修三言两语打发了那几个家伙,问道。

“不然呢,把他们留着炖汤吗?”

“那你……”韩文清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我?我好的很。”叶修笑了笑,“我还要回来呢。”

沉默了好半晌,韩文清才抬起头,说得郑重:“那你一定要回来。”

四目相对。

叶修伸出那双白皙的手,轻轻地揉了揉那一头乌发,像是哄着一个小女孩那样说道:“放心吧。”

那样的温柔,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【楚留香手游/华云GL/思伊人】

*重要的事情说一遍就够!这个是GL,GL,GL!
*以及麻烦各位轻点喷嘤嘤嘤

一、
江南的桃林十里芳菲。
柳思萦就坐在那亭子里头,灯笼被搁到了一边,手里正拿着一串铃铛,随着清风叮叮当当地响。
真是安静呢。她这样想着,闭上了眼睛,意图寻找自己想听的声音。
风铃的声响让她昏昏欲睡,柳思萦放轻了呼吸,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那个名字。
直至她听见了阵阵马蹄声。
柳思萦蓦然睁眼,只见马背上那白衣女子扯着缰绳,喝停了马匹,一翻身下了马,冲她笑道:“阿萦,我来了。”
“嗯,我正等着你呢。”柳思萦捋了捋发梢,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,“你这次,倒是早了许多嘛。”
糟,坏事了。岳时雪眼皮一跳:柳思萦这么笑,多半就没好事发生。
“岳小姐大发慈悲,就让我等了半个时辰,鄙人甚是荣幸啊。”
“……”
果然呐。岳时雪摸了摸鼻子,颇为尴尬地说道:“阿萦,我错啦。这不是帮里那几个小崽子非得拉住我,说是要去跑商吗?”
“找你?你是帮主吗?”柳思萦抱着手臂反问。
“成成成,我是帮主她老相好总行了吧,坐等夫君临幸好不好?”岳时雪厚着脸皮坐到了柳思萦旁边,捏了捏她的肩膀,说:“阿萦,别生气了。”
平日里柳思萦最是吃不消这一招,可偏偏今天倒是硬了心肠,转过头,伸手抬了抬岳时雪的下巴,“你是说,让我饶了你?”
“不不不,我这不是来给帮主大人您将功抵过的吗?”岳时雪说道:“我可是特地来给您老人家进贡的。”
柳思萦脸色一黑。
岳时雪给“帮主大人”的所谓贡品数不胜数,由烧烤摊的暗黑烤串,到88888个铜子儿的野花,着实是惨不忍睹。一开始,柳思萦倒是嫌弃拒收,不过这时间一长,却拿她没了办法,稀奇古怪的东西堆了满满的一包袱。
“喏,你看。”岳时雪小心翼翼地从身上翻出一块手帕摊了开来,露出了里面的簪子。
鲜红的玛瑙石排列得杂乱无章,跟金灿灿的流苏衬在一起,简直快辣瞎了柳思萦的眼睛。
“我觉得这簪子跟你这身白衣服相衬得很。”岳时雪说的无比真诚。
柳思萦神色复杂地看了许久,才堪堪把那句“我可去你妈的吧”给憋了回去。
“阿萦,我帮你束发吧。”
“……嗯。”柳思萦被那热切的目光看得没了脾气,终究还是点了点头,算是准了。
“阿萦,你怎么总是不把头发束起来啊。”岳时雪小心翼翼地打理着那一头乌发,一边在那里絮絮叨叨。
柳思萦没有回答,闭着眼睛,像是睡着了。
岳时雪叹了口气,难得地没打扰她的午休。
那根簪子别在柳思萦的发髻上,与她的一身素衣相比,显得更是格格不入了。
柳思萦似乎睡得正香,但嘴上却是喃喃道:“丑。”
岳时雪闻言,笑了笑,轻轻地说道:“我会为你找到最好的。”
声音轻得像是要被风带走。

【广告】晚江帮派移花宫ID305在线招人,了解一下哈

【萧蔡】糖葫芦真好吃

!!!ooc严重!!!

鬼知道我在写什么!!!

求轻喷嘤嘤嘤

武当山脚下每年都有灯会。

蔡居诚年纪尚小,虽说嘴上不提,心里却是惦记得紧。萧疏寒见他那魂不守舍的样子,也晓得是怎么回事,便让郑居和带他下山逛一逛。

可偏偏蔡居诚粘人得紧,怎么也舍不得他,心里虽是惦记,却又不肯随郑居和下山。一番思量,萧疏寒只好亲自带他下了山。

山下的繁华的确不同于武当山上的清净,平日里虽说总有香客往来,却也不见得像现在这样人山人海。蔡居诚是头一回下山,看什么都觉得稀奇,诸如年糕、糖人之类的吃食和玩意琳琅满目,看得他几乎花了眼。不过,几番张望以后,小孩儿的眼神却粘在了一串串糖葫芦的上面,移不开眼了。

可眼下这良辰美景,若是不生出一点事端,倒也实在是不合规矩。

远处,不知道第几个女子迎面而来,又是一番暗送秋波。那一阵浓烈的芳香,让蔡居诚觉得格外呛人。明眼人一看,自然晓得这是想要觅一段良缘了。可要在蔡居诚看来,只觉得那些女子是不怀好意,把自家师傅当作了一锅煮好的肉;心下郁闷,却又无可奈何,只好抓紧了萧疏寒的手,怎么也不敢放开了。

五、六、七、……当蔡居诚数着第九个女子从他们身边走过时,总算是忍不住了。

“师傅,我不喜欢她们。”蔡居诚咬了咬下唇,伸手扯了扯萧疏寒的袖子,说道。

萧疏寒回头,看见小徒弟气闷的样子,竟是难得地缓了缓神色,温声哄道:“那我们便回去罢。”

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慢慢地走向闹市外围,那卖糖葫芦的仍在不停地吆喝,蔡居诚突然又有些不舍,想要再回头去看一看,但一来是怕惹师傅不喜,二来也不想让萧疏寒再对上那些女子的目光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便多出个师娘。于是,就只好放慢了脚步,一步三回头地向后面望去,打算多看上几眼便作罢。

萧疏寒把徒弟的手抓得极紧,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自是晓得。没走几步,他便停住了脚,回过头去看自己的小徒弟:只见蔡居诚转过脑袋,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吆喝的贩子,对萧疏寒的举动竟是浑然不觉。

“居诚。”萧疏寒唤了一声,他才回过神来,垂下了头,神色颇为尴尬,“师傅,我……”

“那位老爷,要不要给小公子买串糖葫芦?”那小贩的声音不偏不倚地插了进来,蔡居诚正想要谢绝,萧疏寒却掏出了些碎银,学着常人的样子,颇为生硬地说了一句:“给我来一串。”

“好咧!”那人麻利地翻找出零钱,而后取来一串糖葫芦递给蔡居诚,笑道:“小公子可要拿好了。”

“多谢了。”蔡居诚接过糖葫芦,纠结地盯着看了半晌,还是往萧疏寒的方向递:“师父,你吃。”

萧疏寒未料到蔡居诚的这般举动,心下讶异,一时之间竟是愣在了当场,不知该如何答应。

蔡居诚见他不说话,疑心他是没听到,便重复着说道:“师父,你吃。”

萧疏寒本是不喜甜食的,但对上自家小徒弟期待的目光,却又神差鬼使点了点头,弯下身子,轻轻地抓住小孩儿白白嫩嫩的手,顺势把糖葫芦往嘴边送。

果不其然,又甜又腻。

“师父,好吃吗?”蔡居诚习惯性地扯了扯师傅的衣袖,紧张地问道。

“好,”萧疏寒伸手,轻轻地揉了揉小团子的一头乌发,说道:“乖,居诚吃。”

“这位老爷,来串糖葫芦吗?”

薄薄的糖衣之下,颜色鲜红的山楂酸得发苦。

白发道人转身,慢慢地走向了闹市的外围。

却是孑然一身。

(另附广告一则请注意!!!)晚江帮派移花宫ID305在线招人,各位了解一下么么哒

【恋与F4/他们的口袋里都有什么】

*超短小,ooc会有,撞梗我的锅

李泽言
“怼怼,你口袋里到底有什么啊?”某天,你如此问他。
“你想知道?”
“嗯嗯!”
“幼稚。”虽然嘴上是这么说,但他却也老老实实地把口袋里的东西一一拿出。
桌面上就放着两样东西:手机,钥匙和钱包。
你在心里暗叹了一声画风简洁,伸出手想翻一翻他的钱包。
除了几张零散钞票以外,别无其他。
“哇,我还以为里面会有好多张黑卡呢。”
“买菜用得着黑卡吗?”他看了你一眼,然后默默在心里补上了后半句:这种东西不过是为了你准备的而已。
于是心里很诚实的总裁又嘴上说了一句:“白痴。”
——嘴上说着白痴,心里却很诚实嘛

许墨
他似乎经常把手放到口袋里。
“许墨,你的口袋不放东西的吗?”
他略感意外地看着你:“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
“你难道没发现你老是把手揣到兜里吗?”
“那是因为我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到里面了啊。”他笑道。
“什么呀?”你看他故作神秘的样子,便把手伸进他的衣兜内。
照片上的女孩正笑得灿烂。
他微微弯下腰,伸手刮了刮你的鼻子,神情无比温柔:“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啊。”
——今天的许教授依然很苏

白起
钥匙一串,钱包,手机,证件一张,两张,三张……
你看着白起像变魔术一样从口袋里拿出了这些东西,不由得问了一句:“怎么这么多证件啊?”
“还好,要是不把抽屉里那堆记上,就这些了。”
“哦哦,”你点点头,“怪不得你的衣兜好像很大的样子,不过没有其他的吗?”
“呃……没有了。”
你看他的样子便明白了过来,一手伸进他的衣兜:“我倒是要看看,还有没有哪个小狐狸精给你的什么?”
结果还真有个护身符。
那歪歪扭扭的十字绣,一看就是你的手笔。当初你想送给白起,结果因为太丑,自然就被丢在一边了,天知道白起是怎么翻到的。
小狐狸精尴尬万分。
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知道白起打破了沉默:“其实,我很喜欢。”
——无形撩妹,最为致命

周棋洛
随着经纪人先生搜出了各种糖果饼干巧克力,你和周棋洛的笑容渐渐凝固。
“洛洛,我说了多少次,最近要拍戏,不能吃零食,你你你……你居然还吃这么多!”经纪人的语气仿佛是一个教训问题学生的班主任。
你看得实在有些不忍,于是打断了经纪人先生:“那个……其实不怪洛洛的,我看他最近挺辛苦,就拿了些零嘴过来……”
于是周棋洛被勒令拍完戏之前不能和你见面。
——经纪人先生对不起,我再也不会吃零食了!

【叶韩性转/没想好名字的文】

*叶韩性转,ooc注意
时间线有出入

四、
事实证明,野生的韩文清同志的确靠谱,生活技能MAX,上至玩荣耀,下至修电闸,的确是样样精通多才多艺。
忙活了半天,把那一堆破事都给搞定之后,网吧里就剩那么寥寥几人了。
韩文清把口罩扔在收银台上,打开电脑,问道:“你那散人,要不要跟我来一场?”
“用大漠孤烟还差不多,我就怕你吃亏啊。”叶修把烟摁灭,调侃道。
“想多了,赢就赢输就输,哪来的吃亏。”
叶修看了看屏幕,那个拳法家头上顶着个ID:【大莫瓜因】。
“跟大漠孤烟还真有点像。”叶修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,而后又问她:“怎么老是人妖号?”
“习惯。”韩文清操纵着那拳法家直奔主题,“竞技场,快来。”
“诶,成了,别老是催嘛。刚才断了电,千机伞还得摆弄几下。”叶修悠闲抖腿。
韩文清感觉自己的内心充满波动,甚至还想打人。
想归想,但还是要等他的。韩文清实在闲得发慌,就向叶修打听起消息来:“嘉世最近的状态很烂啊,内部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?”
“你看我不就知道了吗?”
韩文清颇感意外地看向叶修,他似乎满脸的云淡风轻,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吊儿郎当。
她知道叶修其实向来是靠谱的,问题定是出在嘉世的方面,一时也不好再问,便不再说话。
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“喂喂,干嘛发呆呢?不是想来一场吗?”叶修一回头,看见韩文清那副眉头紧皱的样子,便笑道:“回神了,都快比赛了。”
韩文清这才反应过来,“这个,房间密码1234。”
叶修默默的感叹了一句她的画风简洁,自己也倒是不含糊,进个场还不够三秒钟。
“那就开……”
韩文清话未说完,却又被打断。
一阵酒气扑面而来,还夹带着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给几台机子……上网。”

(其实我是爱皓皓的)

【叶韩性转】还没想好名字的文

*ooc严重

*有私设

*跟原著有时间线上的出入

*大概有bug

*欢迎抓虫

三、

叶修划拉着鼠标,刷刷刷地给千机伞捣鼓材料。

“銀武,战法的吗?”

“不是,散人的。”

“散人?”韩文清意外地看着他,“你玩的散人?”

“恩。”叶修扬了扬下巴,示意她看屏幕上的君莫笑:“看,逼格忒高。”

韩文清:……

“好啦好啦,开个玩笑。”叶修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,笑道:“不过到时候啊,要是我拿着这千机伞回来,要是对上了你们霸图,一对二也靠谱。”

你哪来的自信啊,韩文清默默地吐槽着,说道:“呵,你也不怕断电了,数据一下给没了……”

然后……

然后就断电了。

“老韩啊,我这要是真没了数据……”叶修沉默片刻,说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要不是你语气这么凶我真的以为在我面前的是张佳乐。

“叶修,怎么了?”唐柔从抽屉里翻出了手电筒。

“哟,你怎么在这?”叶修意外,“你不是下班了吗?”

“我一直在这里啊,刷副本。”顺便看你和妹子秀恩爱。

唐柔默默地省略了后半句。

“这样啊,要不你先留在这里,我去看看是不是跳闸了什么的。”

“你知道电闸在哪里?”唐柔质疑。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最终,由熟门熟路的唐小姐去一探究竟,而叶修和韩文清则留在前台饱受客人的蹂躏(?)。

“好像出了点问题,得找个电工来修。”唐小姐得出结论:“先收账吧,客人急着。”

“我来吧,”韩文清把手电筒立在桌面上,让光照到天花板上,“你看看要不要先把老板叫下来镇场子,我先在这待着。对了,你们这里收多少来着?”

叶修默默吐槽:镇什么场子,又不是黑社会又不是吉祥物的。

不过发生了这么背的事,起码也还是要让老板知道的。

于是,叶修就把大佬陈果请了下来镇场子(雾)。

“叶修,收银台的那妹子谁啊,就跟小柔站在一起那个,你从哪请来的临时工啊,带着口罩就算了,怎么还长得像韩文清啊。”大佬似乎不太清醒。

“这我朋友。。。”

“哦哦朋友是吧,你女朋友长得真好看。”

叶修表示无FUCK可说。

“果果,你怕不是没睡醒吧。”唐柔一转头便看到了二人。

“行行行,来了。”

于是叶修搀扶着老佛爷陈某加入了收银大军。

不知是为什么,韩文清似乎做得极为熟练,唰啦唰啦地就搞定了一片,去非常有战斗力担当的风范。

整个过程都挺顺利的,除了那么几个人偶然说上这么一句“妹子长得挺像韩文清的”之外,就像是在一波流推怪。

于是,等到电工大叔来的时候,店里那些结账的、投诉的、捣乱的客人,已经被打发的差不多了。

“哎呦,这有点难弄啊。”

“什么?”韩文清闻言,走了过来,“哪里出问题了?”

“喏,就这得修一下,”大叔伸手指了指,说道:“你们有谁会的就来帮个忙呗,我一个人也搞不定。”

“我来吧,这个我知道一点。”韩文清说道。

叶修在一旁给大佬递烟:“你还真是什么都会啊韩同志,我已经能脑补出你退役后的丰富多彩老年生活了。”

陈果累了这么大半夜,早就已经睡觉去了,要不然一定会吼一声:妈诶居然有野生韩文清!!!



给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比心心~~


【叶韩/性转/没有名字的文】

二、
兴欣网吧。
叶修望了望网吧了寥寥无几的客人,默默地坐回座位上刷副本。
【大莫瓜因】请求加为好友。
还有这种操作?叶修一脸懵逼。
那人发来一条消息:在哪里?
他斟酌一番,问道:张新杰?
结果是韩文清。
不过也差不了多少。叶修这样想着,说道:“老韩,你找我?”
“霸图今天在H市比赛。”
“哦,这样啊。”叶修仔细想了想,今天的比赛……
好像是和嘉世来着。
而且嘉世似乎还输得很惨来着。
“老韩啊,你是赢了比赛,特地来嘲讽我的?”叶修笑道。
“叶秋,你还真是无聊。”隔着屏幕也能想象出韩文清那张冷漠的钱包脸。
“别嘛,老韩。我啊,现在在一家网吧当网管来着。”
于是半小时后。
某不明身份的女子气势汹汹地来到了兴欣网吧。
“叶秋,你做什么不好,要来做网管?”韩文清确认了叶修同志的存活情况后问道。
“没什么不好啊,这里还包食宿呢。”叶修慢悠悠地抽了口烟,说道。
“嘉世逼你走的?”韩文清皱了皱眉,小声问道。
叶修摁灭了烟,挑起韩文清的下巴,笑道:“你猜?”
然后他就因为某人的条件反射,脸上多了一个红印子。
“喂喂,”叶修搓了搓自己的半边脸,不满道:“不要这么无情嘛。”
韩文清倒是懒得听他废话,又问了一遍:“所以说,到底是不是?”
“是又怎样?你们霸图是琢磨着,想要收留我?”叶修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。
“不是。”
叶修:“所以……你是想来干嘛的?
……自己想干什么来着?韩文清陷入沉思。
过了许久,她终于憋出了一句:“上网。”
为什么上个网好像是来打劫一样?叶修在心里吐槽了一句,然后拉开了前台的那张电脑椅,说道:“喏,坐这吧,熟人待遇。”
“好。”韩文清也不客气,直接坐在椅子上,然后……看着叶修打游戏。
……妈的尴尬。

*虽然并不是故意把注意事项放在最后,但还是说一下:
1、ooc请见谅
2、会和原著有出入
3、想到了再补充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叶韩/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的文】

(叶韩,性转)
一、
拳法家,大漠孤烟,韩文清,性别女。
听上去就非常地不真实。
作为联盟里与叶秋齐名的大神,彪悍至极的画风实在是难得一见,况且这人还是个妹子。
所以,电脑前的叶修第一次听见韩文清声音的时候,吓得连烟都掉了。
“卧槽,老韩啊,你就不怕嫁不出去吗?”叶修不止一次对韩文清进行过类似的垃圾话攻击。
至于结果,大概是这样的:
韩文清:“闭嘴。”
然后操纵着大漠孤烟打上去。
再然后……
打不中。
如此反复,许多年就这么过去了。
至于再然后,叶秋就退役了。
作为多年的对手,韩文清自然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,但同样,也不是第一个。
“退役了?所以呢?”韩文清说道:“叶秋退役又怎样?他退役了,你们就拿得到冠军了?有时间关心这些无聊的事,怎么不去训练?”
一群人不作声了。
“怎么?还不快去训练!”韩文清冷笑。
溜了溜了。
“卧槽队长怎么没点反应啊!”
“傻逼啊你,那群粉丝脑补的什么相爱相杀你还真信啊!”
韩文清隐约听到几人的无聊话题,皱了皱眉,道:“倒还真闲,还是得加多几个小时吗?啧。新杰,你先忙一下,看好他们,我有点事。”
“好。”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心道:果然还是去打听一下叶秋的事了吗?
脏心杰的猜测果然准确。
韩文清掏出手机,翻到一个号码,拨通。这电话当然不是打给某个没有手机的家伙,而是那位某人的朋友,苏沐橙。
“咦?找我?是问叶……叶秋的事吗?”
“啊,是啊。他现在……怎么了?”韩文清有些意外,问道。
“你找我的话,也只能是这件事了吧。”苏沐橙笑了笑,说道:“他说啊,他会回来的。至于之后,就联系不上了。我也只知道这么多了,他现在怎样,我也不清楚来着。”
“嗯,知道了,谢谢。”
挂了电话,韩文清站在训练室外,紧紧攥着手机。
无论如何,回来,也总是好的。
韩文清想道:就算叶秋回来,霸图也不过是多一个对手罢了,没什么好说的。